梁晓声:关于当下的文学创作(上)那么刚才讲的这些就是说它都是情节性比较强,但也有一类短篇小说并不在故事上煞费苦心。

他是写人物的,比如说《羊脂球》《祝福》《木木》。

《木木》写于俄国刚废除农奴制的时候,我是初中生的时候,还给《木木》加了另外一个结尾。

因为我不太能接受屠格涅夫原来的那个结尾,《木木》讲的是一件什么事呢?因为屠格涅夫的外祖母本身就是地主,有很好的庄园。

这个庄园里有一名又聋又哑,但是身材高大强壮的农奴。

名字叫什么,我已经忘记了,他很少与人交流。

他曾经爱过农庄里的一个洗衣女工,但是女地主把洗衣女工嫁给了一个酒鬼,从此人对人的爱,男人对女人的爱在他心中就泯灭了。

这时他养了一只小狗,和小狗相依为命。

小狗是他的最爱,他叫小狗的时候,口中就出木木、木木的声音。

但是有一天女地主来庄园视察的时候,小狗咬了女地主的裙子,女地主非常生气,就指令把木木处理掉。

对于农奴们来说,女地主的话就是指令,是必须执行的。

处理掉的意思就会理解为弄死它。

那只有由它的主人来做,这虽然是他的最爱,但是他必须执行。

因此,他就把木木抱上小船,把小船划到湖心,然后在木木的脖子上拴上绳子,绳子的另一头拴上石头,那么把木木绑起来。

这时小狗的眼中还以最信赖的目光望着他,以为主人在跟它做有意思的游戏,当他松手的时候,小木木就沉下去了。

然后过几天,这个高大强壮的农奴也从庄园里消失了。

我特别欣赏这篇小说,因为屠格涅夫实际上是在写农奴制度,使农奴变成了怎样的完全失去自我的那样一类人。

屠格涅夫非常精心地设计。

第一,他聋,他对于世界所知甚少。

第二,他哑,他诉求表达甚少。

第三,他强壮,他是有力量的。

但这力量也只能服务于女地主而已。

那么再有就是说已经把他变成了,要他亲自去毁灭自己最爱的时候,他也服从。

就是我们说的那个奴性。

因此,他事实上是在谴责农奴制对于人类的,一部分不幸的人类,人性的最不道德的一种扭曲。

这个小说的这些意图是非常明确的。

但是我当时为什么改写它呢?因为我在少年的时候是爱狗的,我是养狗的,尽管那个时候是粮食困难的时期,我们家里宁可兄弟几个自己少吃一口,也养了一只小狗。

因此,我就觉得对于木木这样做,我心里觉得太不忍了。

因此,我改写过,就是说当他的手,当主人的手贴着水面的时候,木木以那样的目光望着他的时候,而且用自己的这个下巴去蹭他的手背的时候,这个农奴终于不忍了。

他没把它放下去。

因此,我写N天以后,在另外的一些地方,人们看到一个聋,哑,高大而强壮的人在到处打工,他身边一直带着叫木木的小狗。

当然,这肯定是因为我出于自己的对狗的这种喜欢,来狗尾续貂,是不是会损伤它的深刻性?这里就提出一个问题。

就是说人性的温暖和深刻性之间分寸的问题。

但是我的写作有时只要不使深刻性受到最大的损害,我都希望不失人性的暖意,我希望这二者结合在一起。

但是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是,从理论上讲,文学人物应该比现实人物给人以更深的印象。

小说情节应该比生活中的事更发人深省,这两点目前受到了生活本身的颠覆。

也可以说受到了生活本身的嘲讽。

以前说文学再现生活,现在是生活复制文学,除了神话故事是现实生活无法复制的。

举凡古今中外一切文学作品中的人和事,已经差不多都被中国的当代生活加以复制。

《小官吏之死》《变色龙》《贵族还乡》《阿Q》《木木》,就是我们能看到的,你读得越多,那些文学作品中的事,古今中外,你突然发现怎么在我们的现实中它又重新几乎原样地呈现出来了。

而且远比小说的情节更独特,令人瞠目结舌。

所以在这个情况下我们的小说还怎么写呢?我们中国小说,尤其是中短篇小说和国外小说有时的一个差别,就是外国小说在较早的时候,已经开始关注人的心理,就写心理层面的问题。

而我们可能还把更多的精力花在技术这个事情本身。

我个人关注到一个好的现象,一个令我感觉到,六十五岁了,半老不老的一个作家感觉到欣慰。

我觉得也是会令在座的感觉到欣慰的现象。

就是说恰恰是在我们的一些次发达省份,比如说陕甘宁,贵州,某些小城,有一些作者,一些和农村有着密切关联的,情感甚深的一些作者,他们与我们是不同的。

比如说我刚才的小说中,也写到了一些我关注到农村的什么什么事情,我是以城里人的视角,以作家的视角,住在城里,然后去想农村有那样的事情。

这只能说是你关注到了。

你对于你关注到的这些对象,这之间有多深的感情。

客观地说,是谈不上的。

因为你没有和那些具体的人共同生活过。

所以我们是这样来写小说的。

可是另外一些人是不同的。

可能那些农村人就是他家族中的,有这样或者那样亲戚关系的一部分。

他们可能会过年过节就回到那个农村去。

要在一个饭桌上吃饭。

他们跟人家谈起来谁的工作,谁挣多少钱,谁在城市里什么遭遇等等,和我们听来是不一样的。

所以这些人落笔写下来的散文也罢,小说也罢,他会给期刊,给文坛,带来另外一种感觉。

就是我们说的那个读着那些作品,字里行间感觉到感情是深的,是有着一种血脉的,血肉般的联系的作品。

这是我们先天缺少的。

所以我们欣慰的,我知道,有一些这样的作者,已经产生了,已经在那里执着地以他们的方式在创作着。

因为我们作协的一些评论家,比如说像雷达先生,比如说跟他谈话,他会告诉我,晓声,山西有青年作者,甘肃也有,谁谁谁,他们的作品我都评论过。

你以后,你这样的作家要读一下。

所以我觉得这是我们的一份欣慰吧。

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不能写了。

我们只不过是要看他们的作品,间接地让他们的作品成为营养,来提升我们写作的要求。

我整个的感觉是短篇小说像魔方,同一件事,有几种结构方式。

比如我在大学上讲过这样一件事。

这应该是我到北京语言大学最初的那几年,我给第一届学生们上课的时候,差不多是十年前了。

因为有一天我在家里看电视,看到什么,就看到我们交通肇事逃逸,然后我家的这个小阿姨,四川的小阿姨就说,她说叔叔,你不知道在我们那里的话还不是这样的,逃逸还好,在我们那里有的时候是这样的,是如果撞人了,还没死,有时驾车者要狠下心来倒车,反复倒车。

我当时听了非常的震惊,我就觉得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事情。

她说就是有。

她说在我们那儿,如果你交通肇事撞人而未死,致残,那你这一辈子,这个关系就算和你发生了。

如果一次性死了呢,那就结束了,该多少钱判多少钱,在钱上争一下就完了,如果致残的话,在我们这里致残的话,我将来因为致残找不到工作,还要到你家来,我将来因为致残娶不上老婆,还要到你家来。

她说我们那里发生过这样的事情,这是法院没有办法说清楚的。

所以好多人怕这样的事,就会变成那样的一种方式。

然后我在大学的课堂上讲到我们国人的人道主义这个原则的时候,讲到过这个例子。

我的一名男生,就把它写成了小说,叫做《午夜发生的事》。

那个小说是怎么写的呢?是甲、乙两个农民,是好朋友,是发小。

新买了一辆卡车,要甲陪着去从县城把它开回来,甲是早就开过车的人了,那么回来的路上甲就对他讲交通法规等等,要注意什么,刮风下雨等等,刮雨器等等,然后就提到,如果撞人了呢?别下车,闭上眼倒车。

为什么?哥就是现身说法,几年前我不是也有一辆卡车嘛,我不就是由于碰了谁谁谁嘛,碰了谁谁谁不就是没完没了嘛,没完没了你嫂子不就跟我离婚了吗?不就把孩子也带走了吗?最后车都卖了,最后还赔不上这个,只能倒车,两个人正这么说着的时候,那个时候已经下起雨来了,突然一柄雨伞被风刮得就遮住了车的前窗,这时候他们就同时感觉到前轮颠动了一下,又有一闪,前轮又颠动了,乙就吓坏了,甲看乙吓蒙了,就是说倒车,乙已经不知所措。

这个哥们非常义气,就替他倒车,连续倒了两次车之后,就把车开回家去,各自回到家里都喝酒。

这乙回到家里喝酒的时候,突然一转脸看,墙上的伞不见了,一柄黄色的伞,因为他跟他的老婆说好了,在路口等着自己接车回来的时候,他老婆买什么东西,然后要带上。

这乙这时候又喝醉了,喝醉了的时候,一想肯定是自己老婆用黄伞遮住了那个车的前窗。

就到甲的家里面去了,甲也在借酒压惊。

两个人在言来语去的时候,乙恨死甲了,然后就发生了肢体冲撞。

然后一推,又把甲推倒了,推倒之后头又磕在灶台的角上。

他又失去了朋友。

这乙一想,老婆死了,朋友也死了,回到家里再喝一些酒,想一想,自己也死吧。

然后这就成为一个案子,这个案子就变成县的公安局和市的公安局破不了这个案子。

发生了什么事情呢?就是前天他们还一起,两家都很好,这是发小,又没有其他任何线索。

就是怎么分析也分析不出来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所以从北京请来专家,最后也只能作为一个悬案放在那里。

这是我的一个学生写的。

但是其他同学说老师,我们不太喜欢这个故事,说还有另外的写法,可不可以,因为我们讨论嘛,大家纷纷举手。

有的同学就说,就是说这两个男的是死了,就是那样地死了。

死了之后,女的回家了,轧的根本就不是那个女人,只不过是把那个女人的雨伞刮跑了,女人回到家里不明白这俩哥们之间发生什么事情了,自己的丈夫上吊了,赶快去找他的朋友,这两个男人是怎么回事,当然也请公安局,公安局来的话,包括村民的第一反应是,会发生什么事情呢?最后的焦点都落在是不是由于这个女人,做女人的行为上出了问题。

而这个女人觉得我太委屈了,但是无论是专家,还是什么,包括村民,都会这样看。

这女人想一想,这村子我待不下去了,然后就背着这个沉重的十字架,也是委屈的十字架就离开了,到别的村,到别的村这种流言也要跟到别的村。

最后这种流言追得她再成家也成不了。

谁一听,她前面还发生了那样的事情,谁都不干。

最后这个女人没有人知道她到哪儿去了。

  • 记载
ww国产 2023-06-01 06:00:28

梁晓声:关于当下的文学创作(上)那么刚才讲的这些就是说它都是情节性比较强,但也有一类短篇小说并不在故事上煞费苦心。

他是写人物的,比如说《羊脂球》《祝福》《木木》。

《木木》写于俄国刚废除农奴制的时候,我是初中生的时候,还给《木木》加了另外一个结尾。

因为我不太能接受屠格涅夫原来的那个结尾,《木木》讲的是一件什么事呢?因为屠格涅夫的外祖母本身就是地主,有很好的庄园。

这个庄园里有一名又聋又哑,但是身材高大强壮的农奴。

名字叫什么,我已经忘记了,他很少与人交流。

他曾经爱过农庄里的一个洗衣女工,但是女地主把洗衣女工嫁给了一个酒鬼,从此人对人的爱,男人对女人的爱在他心中就泯灭了。

这时他养了一只小狗,和小狗相依为命。

小狗是他的最爱,他叫小狗的时候,口中就出木木、木木的声音。

但是有一天女地主来庄园视察的时候,小狗咬了女地主的裙子,女地主非常生气,就指令把木木处理掉。

对于农奴们来说,女地主的话就是指令,是必须执行的。

处理掉的意思就会理解为弄死它。

那只有由它的主人来做,这虽然是他的最爱,但是他必须执行。

因此,他就把木木抱上小船,把小船划到湖心,然后在木木的脖子上拴上绳子,绳子的另一头拴上石头,那么把木木绑起来。

这时小狗的眼中还以最信赖的目光望着他,以为主人在跟它做有意思的游戏,当他松手的时候,小木木就沉下去了。

然后过几天,这个高大强壮的农奴也从庄园里消失了。

我特别欣赏这篇小说,因为屠格涅夫实际上是在写农奴制度,使农奴变成了怎样的完全失去自我的那样一类人。

屠格涅夫非常精心地设计。

第一,他聋,他对于世界所知甚少。

第二,他哑,他诉求表达甚少。

第三,他强壮,他是有力量的。

但这力量也只能服务于女地主而已。

那么再有就是说已经把他变成了,要他亲自去毁灭自己最爱的时候,他也服从。

就是我们说的那个奴性。

因此,他事实上是在谴责农奴制对于人类的,一部分不幸的人类,人性的最不道德的一种扭曲。

这个小说的这些意图是非常明确的。

但是我当时为什么改写它呢?因为我在少年的时候是爱狗的,我是养狗的,尽管那个时候是粮食困难的时期,我们家里宁可兄弟几个自己少吃一口,也养了一只小狗。

因此,我就觉得对于木木这样做,我心里觉得太不忍了。

因此,我改写过,就是说当他的手,当主人的手贴着水面的时候,木木以那样的目光望着他的时候,而且用自己的这个下巴去蹭他的手背的时候,这个农奴终于不忍了。

他没把它放下去。

因此,我写N天以后,在另外的一些地方,人们看到一个聋,哑,高大而强壮的人在到处打工,他身边一直带着叫木木的小狗。

当然,这肯定是因为我出于自己的对狗的这种喜欢,来狗尾续貂,是不是会损伤它的深刻性?这里就提出一个问题。

就是说人性的温暖和深刻性之间分寸的问题。

但是我的写作有时只要不使深刻性受到最大的损害,我都希望不失人性的暖意,我希望这二者结合在一起。

但是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是,从理论上讲,文学人物应该比现实人物给人以更深的印象。

小说情节应该比生活中的事更发人深省,这两点目前受到了生活本身的颠覆。

也可以说受到了生活本身的嘲讽。

以前说文学再现生活,现在是生活复制文学,除了神话故事是现实生活无法复制的。

举凡古今中外一切文学作品中的人和事,已经差不多都被中国的当代生活加以复制。

《小官吏之死》《变色龙》《贵族还乡》《阿Q》《木木》,就是我们能看到的,你读得越多,那些文学作品中的事,古今中外,你突然发现怎么在我们的现实中它又重新几乎原样地呈现出来了。

而且远比小说的情节更独特,令人瞠目结舌。

所以在这个情况下我们的小说还怎么写呢?我们中国小说,尤其是中短篇小说和国外小说有时的一个差别,就是外国小说在较早的时候,已经开始关注人的心理,就写心理层面的问题。

而我们可能还把更多的精力花在技术这个事情本身。

我个人关注到一个好的现象,一个令我感觉到,六十五岁了,半老不老的一个作家感觉到欣慰。

我觉得也是会令在座的感觉到欣慰的现象。

就是说恰恰是在我们的一些次发达省份,比如说陕甘宁,贵州,某些小城,有一些作者,一些和农村有着密切关联的,情感甚深的一些作者,他们与我们是不同的。

比如说我刚才的小说中,也写到了一些我关注到农村的什么什么事情,我是以城里人的视角,以作家的视角,住在城里,然后去想农村有那样的事情。

这只能说是你关注到了。

你对于你关注到的这些对象,这之间有多深的感情。

客观地说,是谈不上的。

因为你没有和那些具体的人共同生活过。

所以我们是这样来写小说的。

可是另外一些人是不同的。

可能那些农村人就是他家族中的,有这样或者那样亲戚关系的一部分。

他们可能会过年过节就回到那个农村去。

要在一个饭桌上吃饭。

他们跟人家谈起来谁的工作,谁挣多少钱,谁在城市里什么遭遇等等,和我们听来是不一样的。

所以这些人落笔写下来的散文也罢,小说也罢,他会给期刊,给文坛,带来另外一种感觉。

就是我们说的那个读着那些作品,字里行间感觉到感情是深的,是有着一种血脉的,血肉般的联系的作品。

这是我们先天缺少的。

所以我们欣慰的,我知道,有一些这样的作者,已经产生了,已经在那里执着地以他们的方式在创作着。

因为我们作协的一些评论家,比如说像雷达先生,比如说跟他谈话,他会告诉我,晓声,山西有青年作者,甘肃也有,谁谁谁,他们的作品我都评论过。

你以后,你这样的作家要读一下。

所以我觉得这是我们的一份欣慰吧。

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不能写了。

我们只不过是要看他们的作品,间接地让他们的作品成为营养,来提升我们写作的要求。

我整个的感觉是短篇小说像魔方,同一件事,有几种结构方式。

比如我在大学上讲过这样一件事。

这应该是我到北京语言大学最初的那几年,我给第一届学生们上课的时候,差不多是十年前了。

因为有一天我在家里看电视,看到什么,就看到我们交通肇事逃逸,然后我家的这个小阿姨,四川的小阿姨就说,她说叔叔,你不知道在我们那里的话还不是这样的,逃逸还好,在我们那里有的时候是这样的,是如果撞人了,还没死,有时驾车者要狠下心来倒车,反复倒车。

我当时听了非常的震惊,我就觉得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事情。

她说就是有。

她说在我们那儿,如果你交通肇事撞人而未死,致残,那你这一辈子,这个关系就算和你发生了。

如果一次性死了呢,那就结束了,该多少钱判多少钱,在钱上争一下就完了,如果致残的话,在我们这里致残的话,我将来因为致残找不到工作,还要到你家来,我将来因为致残娶不上老婆,还要到你家来。

她说我们那里发生过这样的事情,这是法院没有办法说清楚的。

所以好多人怕这样的事,就会变成那样的一种方式。

然后我在大学的课堂上讲到我们国人的人道主义这个原则的时候,讲到过这个例子。

我的一名男生,就把它写成了小说,叫做《午夜发生的事》。

那个小说是怎么写的呢?是甲、乙两个农民,是好朋友,是发小。

新买了一辆卡车,要甲陪着去从县城把它开回来,甲是早就开过车的人了,那么回来的路上甲就对他讲交通法规等等,要注意什么,刮风下雨等等,刮雨器等等,然后就提到,如果撞人了呢?别下车,闭上眼倒车。

为什么?哥就是现身说法,几年前我不是也有一辆卡车嘛,我不就是由于碰了谁谁谁嘛,碰了谁谁谁不就是没完没了嘛,没完没了你嫂子不就跟我离婚了吗?不就把孩子也带走了吗?最后车都卖了,最后还赔不上这个,只能倒车,两个人正这么说着的时候,那个时候已经下起雨来了,突然一柄雨伞被风刮得就遮住了车的前窗,这时候他们就同时感觉到前轮颠动了一下,又有一闪,前轮又颠动了,乙就吓坏了,甲看乙吓蒙了,就是说倒车,乙已经不知所措。

这个哥们非常义气,就替他倒车,连续倒了两次车之后,就把车开回家去,各自回到家里都喝酒。

这乙回到家里喝酒的时候,突然一转脸看,墙上的伞不见了,一柄黄色的伞,因为他跟他的老婆说好了,在路口等着自己接车回来的时候,他老婆买什么东西,然后要带上。

这乙这时候又喝醉了,喝醉了的时候,一想肯定是自己老婆用黄伞遮住了那个车的前窗。

就到甲的家里面去了,甲也在借酒压惊。

两个人在言来语去的时候,乙恨死甲了,然后就发生了肢体冲撞。

然后一推,又把甲推倒了,推倒之后头又磕在灶台的角上。

他又失去了朋友。

这乙一想,老婆死了,朋友也死了,回到家里再喝一些酒,想一想,自己也死吧。

然后这就成为一个案子,这个案子就变成县的公安局和市的公安局破不了这个案子。

发生了什么事情呢?就是前天他们还一起,两家都很好,这是发小,又没有其他任何线索。

就是怎么分析也分析不出来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所以从北京请来专家,最后也只能作为一个悬案放在那里。

这是我的一个学生写的。

但是其他同学说老师,我们不太喜欢这个故事,说还有另外的写法,可不可以,因为我们讨论嘛,大家纷纷举手。

有的同学就说,就是说这两个男的是死了,就是那样地死了。

死了之后,女的回家了,轧的根本就不是那个女人,只不过是把那个女人的雨伞刮跑了,女人回到家里不明白这俩哥们之间发生什么事情了,自己的丈夫上吊了,赶快去找他的朋友,这两个男人是怎么回事,当然也请公安局,公安局来的话,包括村民的第一反应是,会发生什么事情呢?最后的焦点都落在是不是由于这个女人,做女人的行为上出了问题。

而这个女人觉得我太委屈了,但是无论是专家,还是什么,包括村民,都会这样看。

这女人想一想,这村子我待不下去了,然后就背着这个沉重的十字架,也是委屈的十字架就离开了,到别的村,到别的村这种流言也要跟到别的村。

最后这种流言追得她再成家也成不了。

谁一听,她前面还发生了那样的事情,谁都不干。

最后这个女人没有人知道她到哪儿去了。

      <dfn id="kth0oUKl4f5Y"></dfn>
      <legend date-time="aVIFqeBRoAp"></legend><legend dropzone="YiRt5U2w7z"></legend>
      <acronym date-time="7xagqd6VS"></acronym>
      <strong dir="WcpPaJ3XfZ"></strong>

        ww国产《ww国产》由来

        编辑
        1.ww国产请输入正文陈家大小姐100+600分,箭支剩余0。
               2.“胡萝卜整根下锅,这样真的好吗?”萱萱看着那一整根大胡萝卜瞬间感觉让慕容晓晓做菜就是一种错误。
               3.那个人看向夏天的时候,夏天也是不慌不忙的站在那里,他非常清楚,自己现在是易容的状态,而且自己现在的气息是完全收敛的,甚至他的身体周围还故意伪造出来一点点其他的气息。
               4.“怎么跟你说呢,其实吧,我们两个,很早以前,也在天阵大陆的。
               5.夏天发现的端倪还是无意之中他才发现的,他发现每个人在想要说什么的时候,都会死亡,而且他们在临死之前,手臂上的一个方方正正的凸起都会消失。

        ww国产《ww国产》起源

        <b dropzone="KGbQ0O1miUsb"><sub id="rMoTslHzgxR"></sub></b>
        <legend date-time="lUDk0QTnKEiIfG"><tt lang="h8qv96z5iAy"></tt></legend><legend dropzone="gUiW5y8tYr"></legend>
          1.ww国产玩家通过的关卡可以一键横扫,召唤自己的武将开始一系列的竞技吧。让玩家快速获得游戏素材。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2.Circular Talk即将上线。在游戏中会遇到与您同名的角色! Live的手绘风格营造出清新美丽的游戏画面;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3.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。各种各样的建筑物可以收获完整的食物。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4.警车酷,据说跑车不多,你可以开它开始比赛。游戏的乐趣也是绝对的超值哦,搞定你的问题。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5.热血搏斗,高度进场感恢复三国文化,恢复帝国城战是在你的控制下,不得人心;
                 6.在不同的棋盘战场上展开对决,提高自己的防御力、攻击力,搭配好羁绊顺利对敌;
          参考资料